转轮盘:怼记者的大族激光

文章来源:华律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18日 03:21  阅读:4520  【字号:  】

说起看书,其实是从我还不识字的时候就已经和书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刚学会牙牙学语时,我就喜欢听妈妈讲故事,每天晚上睡觉前,听故事是必修课,那个时候的我,听着从妈妈口中讲出的关于可爱的小动物、神奇的大自然,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,我就对她手中那些花花绿绿的书本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,为什么这里面会有那么多好玩的事和人呢?带着这个疑问,书本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,别看当时我只是幼儿园的小朋友,却已经是家里藏书最多的人。而因为书本,我也获益颇多,连幼儿园的老师也夸我的语言表达能力特别好,挑选我代表学校参加了新郑市和郑州市的讲故事比赛,分别获得了第一、第二名的好成绩。

转轮盘

咦,怎么不疼?我睁开眼一看,原来我们掉入了蜘蛛巢穴!更可悲的是,我们被一群蜘蛛包围了!我猛的拔出长刀,准备搏杀。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蜘蛛们尾部的产丝机竟进化成了机关枪,一直向我们喷射蛛丝弹。慌乱之间我发现右侧有个洞可以钻进去,于是我挥起长刀一阵乱砍,蛛身在刀下血肉横飞。我搏杀了好久才仅仅冲过去两米,还有十米远呢!无奈之下,我只好用背包中的燃烧弹炸开了一条生路,并向后扔了个高爆手雷,掩护着小黑和小进入了洞中。终于脱险了,我长吁一口气!

当我成绩不理想是,我一个人偷偷的哭泣,当我想爸爸妈妈的时候,我一个人默默的掉泪。那时的天空是那样昏暗,总觉得经过很多艰辛,吞过很多苦涩,却也无人安慰 ;总觉得走过很多坎坷,熬过很多寂寞,却也无人理会;总觉得努力了,拼搏了,却也没有多少收获。听着如潮的掌声为胜利者响起,看着艳丽的鲜花为成功者绽放,流泪变成了我唯一的发泄。

二十一世纪的一天,大李后代——小李、大赵后代——小赵低着头,玩着各自的手机走在路上,若不是小赵怕撞上电线杆抬了一下头,他们俩也许就这样错过了。小赵又生气又不屑地说:在家里快烦死了,老妈天天唠叨这唠叨那,喋喋不休,嫌我不学习……我快崩溃了,和她大吵一架,就出来了。小李附和道:就是就是,天天说的内容都一样,一天重复好几遍,耳朵都起茧了,我也是出来清静清静的。唉——!两人同时叹了口气,又埋下头,各自走开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丘友卉)

相关专题